当前位置:巴黎人注册送18 > 巴黎人-智能硬件 > 幻想文学,系列却将儿童文学的类型化和文学性

幻想文学,系列却将儿童文学的类型化和文学性

文章作者:巴黎人-智能硬件 上传时间:2019-09-17

新世纪以来,外国儿童文学汉译对我国儿童文学创作实践的影响,主要体现于幻想型儿童文学的繁荣和我国儿童文学创作的类型化趋向。究其影响源,非英国魔幻文学大师J.K.罗琳的“哈利?波特”系列、R.R.托尔金的“魔戒”系列莫属。这两大小说系列分别构建了神奇莫测的魔法世界和宏伟壮观的神话世界,令小读者们沉迷其中。

外国通俗文学汉译影响多元

新世纪外国通俗文学的译介,还为“中国文化走出去”提供了有益的启示。外国通俗文学汉译的繁荣启迪我们开启另一扇窗,即以通俗文学为突破口,采取“互联网+翻译”或“影视多媒体+翻译”的传播模式,在充分调研西方大众审美文化特征基础上,采用恰当的翻译策略和方法,让中国正在崛起的通俗文学先行“走出去”。例如,2014年麦家的《解密》在35个国家同步上市,签订了21个海外版权;2015年刘慈欣的《三体》荣膺世界科幻大奖“雨果奖”。相比严肃文学,通俗文学更易贴近西方读者的阅读和审美习惯。高质量、高品位、高内涵的通俗文学外译可望成为中国文化和文学有效“走出去”的“催化剂”。

“读 库”全方位呈现了当今幻想儿童文学的四种基本艺术形式及审美特征。一是以科学和未来双重进入现实为特征的科学幻想,如《最后三颗核弹》《未来拯救》等;二 是直接瞄准社会百态与现实情绪的人文幻想,如《七色幸运骰子》、《我爸我妈的外星儿子》等;三是以原始/儿童思维为幻想基准的童话幻想,如《点点虫虫 飞》、《现在是雪人时间》等;四是以远古神祇、始祖、文化英雄为叙事的神话幻想,荣获特等奖的《古蜀》正是当今神话幻想的重要收获。这些作品虽然幻想思维 的模式不同,艺术表现手法不同,题材内容不同,但它们的创作目标都是一致的:为儿童,服务儿童,同时直达成年人的精神领域。

(作者系国家社科基金青年项目“新世纪外国通俗文学汉译研究”负责人、西安外国语大学教授)

内容上,魔幻、奇幻、悬疑、青春、时尚、儿童通俗等小说类型的译介,丰富了读者的阅读视野,使通俗文学成为老少皆宜的大众文学。例如“哈利·波特”系列小说中大胆融入魔法、幻想、儿童、成长等元素,被誉为以反叛西方资本主义现代性、主张回归和复兴原始神话幻想世界为宗旨的“新时代运动”带来的文学冲击波,是西方文化“东方转向”的表征,在东西方均引起强烈反响。日韩青春文学以网络为据点,融汇网络符号语言和动漫游戏因子,时尚炫酷,与国内“80后”作家群的创作形成互动,成为最受年轻读者欢迎的外国通俗小说类型。外国儿童通俗文学的译介更是如火如荼,新译、复译、重译多管齐下,谱写了一曲众声喧哗的交响乐。

外国通俗文学汉译

首届大白鲸世界杯原创幻想儿童文学奖在大连举行,注定将在中国儿童文学史与童书出版史上留下特殊而浓重的一页。

目前,新世纪我国儿童文学的发展,主要存在引进多、本土创作少,跟风多、原创少,城市多、农村少、题材分布不均匀,生产多、推广少等问题。此外,还有儿童小说人物塑造的脸谱化、同质化现象。这些问题的源头,恐怕还得归结为原创力不足,一个重要表现,就是在一些领域不同程度地存在想象力缺乏。我国特殊的历史文化语境使得本土原创儿童文学难以摆脱存在的某些教育和训诫的色彩,“太多的教化色彩,让我国大多数儿童书疏远了其阅读主体——儿童,从而为西方那些充满奇异幻想、符合儿童天性的儿童书的进入大开了方便之门”。这也解释了为什么“哈利?波特”系列会在中国掀起这么大跟风模仿的浪潮。因此,新世纪外国儿童文学汉译带给我国本土儿童文学创作的启示之一,就是要进一步放飞想象力,将中国传统的神话传奇元素融入奇妙瑰丽的想象之中,为孩子们构建一个兴趣盎然的幻想天地。

其次,新世纪外国通俗文学达到的艺术成就提升了通俗文学的地位,模糊了通俗文学与严肃文学的界限。《达·芬奇密码》堪称雅俗共赏的成功典范。新世纪外国通俗文学译介提升了我国通俗文学创作的艺术高度,引发了通俗文学观的嬗变,甚至促成了我国翻译文学的功能转向,由百年前的社会改良工具转变为当今的大众审美消费。

其次,新世纪外国通俗文学达到的艺术成就提升了通俗文学的地位,模糊了通俗文学与严肃文学的界限。《达·芬奇密码》堪称雅俗共赏的成功典范。新世纪外国通俗文学译介提升了我国通俗文学创作的艺术高度,引发了通俗文学观的嬗变,甚至促成了我国翻译文学的功能转向,由百年前的社会改良工具转变为当今的大众审美消费。

互联网搭建的网络幻想平台,西方《魔戒》《哈利·波特》等的多年持续影 响,新世纪儿童文学在童话、幻想小说、儿童科幻小说、动物小说等文体积聚起来的创作经验与艺术更新,尤其是儿童文学的受众——少年儿童对幻想性文学作品饥 渴的需求,文学界、教育界、出版界呼唤儿童精神素质并倡扬“保卫想象力”.......当这些因素叠加在一起,幻想儿童文学一展身手、大展宏图的时候已 到。

相比而言,“哈利?波特”系列却将儿童文学的类型化和文学性完美结合起来,成为老少皆宜的作品。我国目前的类型化儿童文学总体显得较为幼稚,文学性不足,与成人文学的分界十分明晰,但是“哈利?波特”系列却以它深厚的文学性、丰富的知识性、悬念迭生的情节结构、生动形象的语言修辞等,超越了传统儿童文学的边界,模糊了儿童文学与成人文学的界线。以色列特拉维夫大学的佐哈儿?沙维特教授指出,“罗琳通过提供一个次要的故事模式就打发了年幼的读者,这个次要的故事模式就是哈利?波特与朋友们为战胜邪恶而经历的冒险”。这种历险故事在成人文学中俯拾皆是,但是将它老练地用于儿童文学创作中,并且加入成人文学中的哥特式小说元素和神话传奇故事,构建出一种新的魔幻小说模式,并非每个儿童文学作家都能做到,但是罗琳做到了,因此她成功了。

“译”彩纷呈

迄今为止,外国通俗文学汉译已有百余年历史。然而,五四新文学运动对通俗文学的苛责,使外国通俗文学汉译在此后几十年中始终处于边缘化境地。改革开放后,外国通俗文学汉译开启新征程。进入新世纪,《哈利·波特》《魔戒》《达·芬奇密码》等作品吹响外国通俗文学再度勃兴的号角,作为世界文学市场的有机组成部分,中国对畅销外国通俗小说的译介不仅形式多样,而且影响多元。

在中国,尽管世纪之交 曾有过“大幻想文学”的旗号与出版品(1999年7月,我曾与孙幼军、金波、秦文君、彭懿等,参加由二十一世纪出版社在泰国曼谷举办的“大幻想文学研讨 会”),但真正出现幻想文学的创作热,则是在最近三四年间。其重要原因是互联网的超常规发展带动网络文学勃兴,网络的虚拟性、互动性、即时性,为如同夏雨 后疯长的野草般生成的幻想文学找到了最合适的平台与契机。

儿童幻想小说在中国刮起的“魔幻风”,令我国本土作家也积极创作幻想型儿童文学作品以飨读者,代表性作品有汤萍的《魔法小女妖童话系列》《魔界系列》,殷健灵的四卷本《风中之樱》,薛涛的《夸父与小菊仙》《盘古与透明女孩》等。这些作品呈现系列化、多卷本的特点,富有幻想色彩,有的还融入了我国传统神话元素。如同“哈利?波特”一样,系列化、幻想型成为新世纪我国儿童文学创作的重要趋势,我国儿童文学终于插上幻想的翅膀,“飞”了起来。

(作者系国家社科基金青年项目“新世纪外国通俗文学汉译研究”负责人、西安外国语大学教授)

总之,新世纪外国通俗文学汉译的繁荣,在大众文化崛起的今天,对东西方通俗文学的交流、中国本土通俗文学创作艺术的提升、通俗文学翻译批评的成熟,以及国家文化发展战略的有效实施,都具有重要的理论价值和实践意义。

幻想;儿童文学;艺术;集体;幻想文学

本文由巴黎人注册送18发布于巴黎人-智能硬件,转载请注明出处:幻想文学,系列却将儿童文学的类型化和文学性

关键词: